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副主任,地方“高攀”还是人才“低就”?

前段时间,杭州余杭区一份满眼清华北大硕士的招聘公示引发了网友们的激烈讨论。在这份长长的公示名单里,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其中最扎眼的是当地运河街道、乔司街道等八个办事处录取的都是清华北大的硕士或博士。

受到余杭热度波及,这两天,“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任副主任”的消息再度刷爆网络。事实上,这份任免通知最早发布于 2018 年——

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副主任,地方“高攀”还是人才“低就”?

中科大本科生最高奖获得者、哈佛大学博士、博士后、南京大学副教授罗林姣在深圳南山区桃源街道街道办当副主任,具体负责街道三区融合、民生实事及微实事、文化、体育等工作,对接西丽国际科教城规划落地工作。

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副主任,地方“高攀”还是人才“低就”?

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副主任,地方“高攀”还是人才“低就”?

面对这样闪光的履历与成就,本届网友自然又开始了“大材是否小用”的争论。还有人发出灵魂拷问,名校博士竟然这样“不值钱”了?

实际上,罗教授去的那个“某街道”,在大有来头的深圳市南山区,一点也不简单。

2018 年末,南山区常住人口为 149.36 万人。2019 年,实现本地生产总值 6103.69 亿元,一个区的 GDP 就超过了海南等省份。

南山区是深圳的科研、教育、体育中心,是深圳大学、深圳大学城、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深圳湾体育中心所在地。据《2019 年南山区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从 1990 年至 2020 年,建区 30 年来,南山区 GDP 增长超 70 倍、年均增长超过 15%;人均 GDP 从 4 万元增至 36 万元;辖区税收从 1.8亿元增至 1665 亿元,增长 924 倍。

因此,南山区也被称为“深圳最豪的区”。

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副主任,地方“高攀”还是人才“低就”?

1990 年 1 月 4 日,深圳南头管理区和蛇口管理局合并,南山区就此诞生。30 年后,这里已成为中国本土世界 500 强企业最聚集的区域,上市公司数量高达上百家。

这里坐落着中国几乎所有的核心互联网公司总部或区域总部,以及外资世界 500 强企业区域总部,还有新兴产业的科创企业等等。除腾讯、华为、招商银行等本就在深圳诞生的老牌企业外,更多的是近 10 年间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进入这片土地的企业,包括恒大、小米、阿里巴巴、微软、ARM 等。截至目前,世界 500 强在南山区投资的企业超过 100 家。

在 2018 年,深圳 PCT 国际专利申请量达 18081 件,约占全国申请总量的 34.8%,连续 15 年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一名。其中,南山区的专利申请量与授权量位居全市各区第一,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要远超全市平均水平。

这样的 GDP 体量和发展速度,这么多高新技术企业总部的总部聚集地,南山区的街道办来一个哈佛博士,还值得大费口舌地争议吗?

由此可见,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任副主任,虽然的确属于基层,但却是我国科技领域最为前沿的核心地区之一。

而且罗女士所处的桃园街道下辖一大堆的研究机构和科研型公司,比如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南方科技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北大深圳研究院、哈工大深圳研究院等等。

对于这些街道办的规划、管理,需要的知识能力要求可以说高于绝大部分地方。在这样一个高质量、高水平环境下学习、提升的机遇也是很大的。

事实上,在长三角、大湾区引领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区域,类似余杭、南山这样的城区,以后“清北复交”“哈普耶斯牛剑”毕业的技术型基层干部会越来越多。

再来从罗女士本身来分析。

1998 年至 2003 年就读于科大近代物理系并获得郭沫若奖学金;毕业之后罗女士就读于哈佛大学物理系获得生物物理专业博士学位,后来在南京大学物理学院任副教授;2018 年罗女士入选深圳选拔专业人才的苗圃计划,并被任命为处级干部桃源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看到罗女士的教育学历背景,有些网友表示,“深圳不缺街道办主任,但是科研界少一个顶尖博士人才就是巨大的损失”。毕竟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社会中,怎么会有人放着好好的大学教授不当,反而去当一个街道办的副主任呢?

罗女士有了更好的实现人生价值的去处,有更好待遇的工作,人们为何第一反应只是讨论这个人是否堕落?是否不具有学术潜质?是否在追逐名利?

更何况,择业、就业,原本就是“私人事务”,并不存在清北硕博非要做什么工作才算“人尽其才”之说,也不存在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街道副主任就一定是大材小用,不能说这些人就只适合做科研等“高端事业”。

哈佛博士、南大副教授任深圳某街道副主任,地方“高攀”还是人才“低就”?

将自己所学运用到真正的城市发展实践当中,甚至为整个国家的城镇化建设提供余杭样本,这样的工作可不是什么“小用”。至于博士教授“不值钱”的说法,更是不存在的事情。

因此,从诸多方面来看,这都算是不错的选择,谈不上什么“低就”。哈佛博士放下名校包袱,从基层开始历练,这既是脚踏实地服务社会、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途径;更是择业观逐渐自主和成熟的标志。

而基层单位运用高科技人才,这也是我国公职人员聘用制度的创新。我们乐于看到越来越多的基层部门,有更多的底气去吸引高端人才,并有信心为他们提供一个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

而对社会来说,也要打消对于名校的刻板印象和对基层的偏见,不要被名校的“高学历”跟街道办的“低行政级别”的联系挂钩,背离了理性认知,轻易得出“人才错配”甚至“读书无用论”的结论,那样很可能失之偏颇,流于片面。

相关新闻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