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字经济时代,工程建筑师也可以拥抱“数字化”

    数字无情,以万物为刍狗;甲方难搞,一堆要求比天高;项目缓慢,层层步骤反复倒;图纸万变,害无数设计好汉竞折腰… 拿生命熬夜,探求经济效益与建筑性能的“大和谐”;用心血画图,重绘建筑师构想。然而在整体性优化过程难免遇到“按下葫芦起了瓢”的情况,要反复对设计成果做调整,在有限的时间里不断重复,消耗心力,浪费大把时间。 设计的本心湮灭在次次返工中。问苍天,数字经济如火如荼了,设计师是不是也可以搭上数字化的快车潇洒走一回? 斜杠青年:非解构团队 来自gad的结构工程师周文琪和邓佛丹博士在项目实…

    行业动态 2021年1月26日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