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新冠病毒来源问题再起波澜。

1 月 31 日,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的研究人员在生物预印本 BioRxiv 发表论文称新冠病毒特有基因插入片段跟HIV很像,不太像自然进化而来。作者声称,在新冠病毒的S蛋白(刺突蛋白)中发现了 4 个插入片段,这 4 个片段是新冠病毒所独有的,其他冠状病毒中没有这些插入片段。所有的 4 个插入片段中的氨基酸残基均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 1 型(HIV-1)的复制蛋白 gp120 或 Gag 中的氨基酸残基具有相同性或相似性。

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但该结论遭到科学界的一致反对,作者也已撤回该论文。

然而,当地时间 16 日,法国著名病毒学专家,因发现艾滋病毒(HIV-1)而获得 2008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在接受法国的一个医学专业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用数学模式对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结果,确认了之前印度学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带有艾滋病基因的发现。新冠病毒应是武汉实验室“研制艾滋病疫苗的意外产物”。蒙坦耶所指实验室为武汉 P4 实验室。

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随即,蒙坦耶遭到法国多位科学家的驳斥,其中就包括了蒙坦耶在艾滋病研究领域的前同事 Simon Wain Hobson 教授。

据路透社报道,法国总统府时隔一天后(17 日)也对蒙坦耶的说法进行了驳斥。法国总统马克龙办公室一名官员说:“我们在此厘清,迄今为止,没有事实证据可证实新型冠状病毒源头与中国武汉 P4 实验室的研究工作有关联。”广泛的科学共识认为,新型冠状病毒,即 SARS-CoV-2,源于蝙蝠。

此外,在白宫 17 日举行的疫情例行记者会上,美国顶级传染病学家福奇也否认了上述猜测。他表示,这种冠状病毒极有可能是自然地从动物传给人类的。

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2020 年 4 月 18 日,首都医科大学校长、著名生物学家饶毅教授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饶议科学撰文《对某校引进诺贝尔奖得主的意见》指出:

以蒙塔尼耶是诺奖得主的身份,不仅是病毒学专家而且是病毒学顶尖学者,声称新冠病毒的来源和新冠病毒含艾滋病毒的核酸序列,有很强的欺骗性。新冠病毒不含艾滋病毒的序列,已经有很多科学家公开说明了。蒙塔尼耶还有一个头衔,他曾经任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他说“我有许多中国朋友,疫情爆发之前几周就在中国”这句话可能没有错。但是,他没有坦白他已经被法国和世界科学界所严厉批评,他已经丧失基本标准,从事伪科学多年

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以下是吕克·蒙塔尼耶相关访谈的文字记录:

记者:吕克·蒙塔尼耶教授,您好,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的编译要比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编译迅速得多,但是,您认为这一编译工作还不够全面?

吕克·蒙塔尼耶:武汉实验室研究冠状病毒已经多年,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就促使我对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不仅由我个人,还有我的同事数学家 Jean Claude Perrez 共同进行,他将数学运用于生物基因序列的研究。他对基因序列的所有部分都进行了研究,我们并不是最早发现新冠病毒中有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之前印度学者 也发现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中含有别的病毒的序列,对我来说,这别的病毒就是艾滋病病毒,但是,他们的文章在正式发表之前被迫撤回,因为他们受到太大的压力。但是,科学的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

记者:我们可以理解在新冠病毒中发现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会使您很吃惊,但是,这是否有可能是基因自然突变的结果,比如说,一个艾滋病患者感染上了新冠病毒之后所产生的结果?

吕克·蒙塔尼耶:不,人体不可能如此直接地影响病毒基因,要在病毒基因中插入新的蛋白必须通过实验室,这在几年前还比较困难,但是今天已经十分容易。

记者:对您来说自然病毒的说法是不可信的,一定是人为操作的结果?

吕克·蒙塔尼耶:对,这个病毒是根据一个来自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制作的,之后,可能是无意中泄漏到实验室外。所谓来自海鲜市场的说法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记者:制造这一人为病毒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制造一个生化武器还是研制预防艾滋病毒的疫苗呢?

吕克·蒙塔尼耶:我认为研制疫苗是最理性的解释,使用一个不会致病的冠状病毒作为载体,来承载抗基因的艾滋病毒的分子,以此培植预防艾滋病的疫苗。

记者:这是一个悲惨的浇花的人自己被水浇湿了的故事。

吕克·蒙塔尼耶:对,这是一个学巫术的学徒所犯的错误,分子生物学可以作许多实验,但是,我们忘记了自然并不能够接受所有的实验,有一些必须遵守的规则,如果自然难以接受的话,就会对我们做出回应,这就是目前正在发生的事。人体正在自然地抛弃一些病毒中人为的部分,这一点我们从病毒的基因的演变过程中可以看出,最后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也就是今天美国西海岸病人身体中的病毒基因,含这些插入的部分越来越少。

记者:这或许是希望?

吕克·蒙塔尼耶:或许是,或许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疫情就会出现专机。但是,已经死去了这么多人。我有一些建议可以加速事态的改善,比如说,我们可以使用干扰波等等,但是,这就需要资金与投入。

记者:您所介绍的非常清楚又十分恐怖,您是一位闻名全球的学者,又是诺贝尔奖得主,但是,尽管如此,或许您还是有可能被批评是阴谋论者?

吕克·蒙塔尼耶:那些掩盖真相的人才是阴谋论者,我有许多中国朋友,疫情爆发之前几周我就在中国,因为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的,尤其是病毒基因中不仅有艾滋病毒的序列,还有别的病毒的序列。我并不是要追究某些人的责任,但是确实有人在作各种各样的基因实验。尤其不应该禁止发表有关研究病毒来源的文章。这是十分荒谬的。而且这还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好像今天的科学并不在于真相,而是在于某些人的个人意志,这对科学研究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因为没有人会继续相信科学了。他们已经开始承任实验室存在问题,但是必须进一步努力。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实验室受到来自美国的重大的资金,甚至可能是技术援助,所以病毒的来源并不仅仅是中国。我的目的并不是做一个警方的调查,并不是要谴责某些人,谁都可能犯错,伊朗政府之前就错误地击落了一架飞机,造成一百多人死亡。

不过,吕克·蒙塔尼耶的上述说法受到他的同行的驳斥,巴黎巴士德学院的 Simon Wain Hobson 教授,当初与吕克·蒙塔尼耶教授一同参与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的编译工作。

他认为蒙塔尼耶教授的说法毫无根据。他在访谈中对武汉 P4 实验室石正丽团队进行的一些有关基因增加功能性(GOF)的研究提出了批评。

以下为 2011 年饶毅对于上海交通大学引进蒙塔尼耶的评审意见。最后,没有对蒙塔尼耶的“引进”提供任何支持(从名义到资金)。

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法国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饶毅称其“有很强的欺骗性”,长期从事伪科学,已经丧失基本标准

来源:饶毅科学公众号、深度调查公众号、iNews 公众号

相关文章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