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做科学家是很多人小时候的梦想,而博士后工作是这条道路上必不可少的一环。他们要花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接二连三地签短期合同,最能体会处于职业生涯的不稳定状态是什么感觉。而COVID-19的大流行使博士后研究人员的处境更加糟糕。Nature的调查显示,疫情增加了博士后的痛苦。目前这一代人可能面临着迄今为止最严重的职业和健康危机。

Nature面向博士后群体进行了一项调查,询问疫情是如何影响他们目前和未来的职业规划、健康和福祉以及是否感觉得到导师的支持。该调查在6月和7月进行,共有来自19个学科的7600多人参与了调查。该样本是一个自我选择的群体,分布在93个国家,并不是完全具有全球代表性,因为绝大多数受访者在欧洲和北美。但这幅图景无疑令人担忧。与COVID‑19回复相关的数据发布于go.nature.com/34wrre1。完整的结果目前正在分析中,将于11月公布。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1、灰暗的就业前景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1%的受访者被诊断为COVID-19,9%的人怀疑自己有过感染,但从未进行过检测。令人担忧的远不止病毒的存在或不存在。约61%的受访者认为疫情对职业前景产生了负面影响,另有25%的受访者认为疫情对职业生涯的累积影响仍不确定。

对职业前途的担忧在南美尤其普遍。巴西的一位生物化学家指出,在巴西,博士后合同通常只有一年或两年,而且延长期限也很难保证。生活的现实是,博士们需要卖菜维持自己的经济,因为大多数人无法获得奖学金或工作。

物理学家Julieth Caro说,她担心巴西政府可能会缩短她的奖学金期限,以削减开支。她说:“这次大流行让我记住,科学对政府来说并不重要。”

认为疫情已经对职业前景造成负面影响的看法在北美和中美洲 (68%),大洋洲(68%)、亚洲(61%)、非洲(59%)和欧洲(54%)也很普遍。在中国,54%的受访者说他们的职业生涯已经受到影响,25%的人表示不确定。在其他领域,略少于一半的计算机科学和数学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职业前景受到影响,而在化学领域,这一比例高达68%,在生态和进化领域,这一比例为67%,在生物医学领域,这一比例为60%。

疫情的影响现在已成为博士后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在被问及职业发展面临的三个主要挑战时,40%的受访者指出了COVID-19的经济影响,近三分之二(64%)的受访者指出了资金竞争,45%的受访者指出了他们所在领域的工作岗位缺乏。

2、被疫情毁掉的工作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2020年疫情还带来了大规模招聘冻结。德国的一位生物工程师分享了他的处境:我收到了多所大学的口头教学邀请。但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他们几乎全部冻结了招聘。美国一名艾滋病研究人员今年开始寻找终身教职,他评论说,这一流行病可能是一个突破点。我们不能低估COVID-19对职业的影响,我想留在学术界,但这可能不再可能了。

13%的受访者表示,由于疫情,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份博士后工作或一份工作的录用通知,21%的人怀疑病毒已经毁掉了一份工作。南美洲超过三分之一的研究人员已经失业,欧洲的比例为11%,北美和中美洲的比例为12%。

60%的答复者目前在国外工作,这种情况只会放大疫情的潜在影响。除此之外,许多人担心疫情会影响他们的签证,影响他们留在新国家的进程。一位来自印度,目前在美国的生物化学家写道:“我的签证将于2021年1月到期。因为封锁措施,我失去了三个月的工作。所以我可能不得不离开实验室,离开这个国家。”

这些故事反映了一个事实,即由于疫情而面临财政压力的大学正在广泛冻结招聘和裁减职位。

3、来自资金方面的压力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Nature将调查结果提交给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的几个主要资助组织,询问他们帮助这些博后研究人员的措施。他们提到延长项目期限。随着大多数国家的经济陷入衰退,这些小措施本身并不足以挽救许多学术科学生涯。学术界面临失去下一代的风险。

例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已经延长了项目的最后期限,并指示大学继续支付由NSF资助的博士后的薪水,但研究不得不被搁置。目前还不清楚是谁在为这些加薪提供资金。

不能指望大学承担这额外的费用。疫情已经严重考验了它们的财务状况,尤其是那些依赖国际学生学费收入的院校。在接下来的学年里,全球学生流动将比往常少得多。在那些研究由学费收入交叉补贴的地方,像博士后这样的合同制研究工作者最容易失去工作——在许多领域,这将不成比例地影响到妇女和少数群体,这些人在博士后劳动力中所占比例相对较高。

这种不确定性增加了博士后的压力,他们担心被关闭的实验和未完成的手稿会阻碍他们寻求资助和工作。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许多人现在希望离开他们的职位,因为预计更糟糕的情况还会出现。研究和大学的领导者必须想出创新的方法支持那些刚进入职场的同事。

4、影响实验开展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80%的受访者说,疫情妨碍了他们推进实验。英国班戈大学的一名光子工程师本打算今年早些时候去法国完成实验。他说:“由于冠状病毒的出现,一切都陷入了困境。导师已经获得了两套设备,可以提高实验的准确性,但周围没有人启动和运行这些设备。科学地说,冠状病毒确实影响了我”他哀叹道。

在疫情期间,实验并不是唯一会受到影响的科学活动。59%的受访者说,他们与导师或同事讨论想法时遇到了更多的困难,57%的人说,疫情使分享研究成果变得更加困难。一位美国的分子生物学家评论道,“因为冠状病毒,我还没有见过我的同事。我正处在研究生涯的一个重要时刻,但我并不像我希望的那样有竞争力。”

尽管疫情造成了广泛的延误,但略低于1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已获得延长的研究金或工作合同。近三分之二(63%)的人表示,他们的期限没有变化,19%的人目前还不确定。Melania Zauri是癌症生物学家,她在西班牙国家癌症研究中心获得了玛丽·居里奖学金。虽然得到了无薪休假的机会,但工作合同并未延期。Zauri指出,西班牙正在延长政府资助的许多研究人员的合同,但享有声望的外部奖学金的研究人员被排除在外。

5、与导师间的紧张关系以及越发严重的焦虑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调查还包括了有关导师的问题,在疫情期间,导师的角色尤为重要。超过一半(54%)的受访者说,导师在疫情期间提供了明确的指导,但三分之一(32%)的受访者说,他们没有从导师那里得到这种支持。29%的受访者否认他们的导师在疫情期间尽其所能支持他们。女性受访者(28%)比男性受访者(25%)更有可能认为自己的导师很差劲。调查的自由评论部分强调了疫情是如何使一些导师和博士后关系紧张的。美国的一名分子微生物学家对疫情爆发期间的安全规程表示担忧:在COVID-19隔离期间,我的首席研究员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要求所有人继续工作,他拒绝戴口罩,直到学校强制规定。同样在美国的一名真菌学家说:“实验室成员被迫在缺乏安全措施的情况下继续工作。”

此外,2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因工作引起的焦虑或抑郁寻求过帮助,另有26%的受访者希望得到此类帮助,但尚未寻求过。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在最近的调查中,51%的受访者因为与工作相关的心理健康问题,考虑过放弃研究。可悲的是,这么多研究人员都处于这样的困境中。如果这么多人得出在科学上没有未来的结论,这将给知识、发现和发明带来麻烦。

6、苦中作乐及对未来的展望

《Nature》:疫情之下,做博后好难!化学人最惨,68%表示受影响,比例最高!

虽然负面影响较多,但一些博士后在这场疫情中找到了些许安慰。虽然超过四分之一(26%)的受访者表示,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或显著地降低他们的论文写作能力,但43%的受访者表示,写作变得容易了。Wardill说:“停工让我可以专注于写作。”但她仍认为这次疫情给她的工作和事业踩了刹车。随着3月份旅行担忧的加剧,她被迫离开了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从荷兰返回澳大利亚。她本希望这个项目的研究结果和论文能在她未来申请资金时带来优势,但现在这些实验都被搁置了。Wardill希望资助者在评估研究产出和申请者的生产力时将疫情考虑在内,这是影响每个人的事情。

高级研究员如果希望看到有前途的年轻同事在学术界找到长期职业生涯,就必须想办法让他们留下来。重要的是有才华的人能在科学领域找到令人满意的职业。

现在也是暂停或放慢研究评估步伐的时候了。甚至在疫情之前,职业早期的研究人员就面临着持续评估的压力,以及比他们的前辈更有竞争力、更不安全的工作环境。疫情使这种情况恶化。对于一个需要今天的博士后成为未来学术界、工业界、政府和非营利性领域研究领导者的系统来说,一场对个人来说毁灭性的、紧急的危机现在可能变成一场存在危机。我们不能允许疫情毁掉这些聪明的年轻人的职业生涯——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会为找到解决办法作出贡献。

Nature对全球博士后研究人员的调查中发表的部分自由评论:

•在封锁期间我的正常工作已经停止了。不过,我已经能够独立于我的实验室或研究所,以资深作者的身份领导一个研究COVID-19的项目。细胞生物学家,英国。

•博士后有很多亮点……但缺乏工作保障、生活稳定性和就业前景,尤其是在COVID-19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情况下,使整体平衡严重偏负。食品可持续性研究员,美国。

•我有免疫抑制和自身免疫性疾病,这使我处于COVID-19高风险状态。在博士后的剩余时间里,我必须继续在家里工作。我已经失去了建立人脉和为教职员工就业市场做准备的机会。社会心理学家,加拿大。

•COVID-19对我与同事的互动和职业发展机会产生了积极影响。现在我能更多地接触网上提供的机会。生态学家,美国。

•流行病直接改变了我的职业规划。我原打算去美国读博士后,但现在我被困在了中国。生物医学科学家,中国。

•我希望PI能给我更多关于职业前景的培训……由于COVID-19危机,学术界的形势可能非常严峻。我不愿意为一个教职职位等两年多。遗传学家,美国。

•由于COVID-19,由于美国政府“雇佣美国人优先”的态度,我目前的博士后生涯可能会不情愿地结束。签证可能不会被续签,在我的祖国(加拿大)也没有机会,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农业科学家,美国。

•由于COVID-19的旅行限制,我无法加入国外提供的博士后职位。现在我找不到新工作。几乎没有人愿意雇佣外国专家。工程师,印度。

•我热爱我的工作,我很幸运并且很执着。但COVID-19不允许我有我想要的调查时间。海洋生物学家,阿根廷。

•再多的缩放会议或WebEX电话都无法取代走进实验室环境与同事一起进行研究的感觉。COVID-19并没有改变我的研究目标和职业梦想,但现在我觉得这些梦想遥不可及。神经科学家,美国。

•疫情下,就业形势严峻。生物医学科学家,中国。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2548-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2541-9

相关新闻

微信